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县委组织部长小说 免费阅读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总受

更新时间:2019-10-13 08:17:49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县委组织部长小说 免费阅读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总受 已完结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

来源: 作者:斯力 分类:出版 主角:韩江林,邓总

斯力新书《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由斯力所编写的出版风格的小说,主角韩江林,邓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出国对于平凡的人来说,仍然是一件不可企及的事情。家里有人出国就好像手中握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宝贝,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宝贝价值连城。如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国对于平凡的人来说,仍然是一件不可企及的事情。家里有人出国就好像手中握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宝贝,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宝贝价值连城。如今韩江林手里的宝贝被打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里面并非碧玉,而是玻璃渣子。玻璃渣子不仅扎破了他的手指,还扎伤了他的心。

为了暂时忘却痛苦,韩江林从书堆中翻出情节性极强的通俗小说《教父》,躺在床上看了整整一个通宵。天亮以后,他在街道喧闹声中轻浅地小睡。睡到下午两点,饿得饥肠辘辘,头昏眼花,才爬起来泡了一袋方便面填肚子,又歪在床上看小说。

手机铃响,韩江林从睡梦中惊醒,手扒了扒,碰了手机一下,却没有拿起来,任由铃声顽强地响下去。第三遍,听得心烦,他才抓起手机,见是吴兴财的号码,不敢怠慢,赶忙拿起来。

韩书记,在哪里?

韩江林懒洋洋地说,在家呢。

书记猫在家里不接近群众,群众失去了领头羊,哪还有什么奔头?过来吧,我们几个群众在兰芳酒家。

哪些?

领导就是领导,地位越高,脾气也大,语言值钱,说得越短,吃饭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只要有饭吃有酒喝,什么三教九流都可以凑数。

吴兴财忙说,远大化工的邓总我们几个兰花爱好者,邓总听说明春南江要搞风情节,他想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搞一个小小的兰花展,据说廖建国书记对兰花也非常感兴趣,赞成弄这么一个展览。

好啊。韩江林心想,南江森林覆盖达百分之八十,自古盛产兰花,历史上,南江的兰花曾经作为贡品送到京城。如今,城市的养花爱好者增多,可以考虑推出兰花产业了。诚市养兰风兴起,南江各村挖兰成风,野生兰花被风狂残云地破坏,资源枯竭。先前的挖兰人,如今有不少变成了养兰专业户。孙浩曾经在党委会上提出扩大兰花产业的想法,当时大家只是议了议,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南江兰花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办兰花展打造南江兰花品牌,不仅能丰富风情节内容,扩大南江的名声,还能够引起市委书记的重视,这是一箭双雕的大好事。远大的邓总对兰花感兴趣,愿意资助花展,想睡觉碰到枕头的好事,即使邓总不找他,他也会主动找邓总联系。

韩江林跳下床,穿好衣服,精气神又回到身上。与工作和事业相比,个人的忧伤实在算不得什么。这个念头一出现,胸中有一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豪迈。

走进兰芳酒家,韩江林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在抹桌子,心里一愣,那点豪迈顿时像薄薄的纸一样被捅破,委屈伤感的情绪恣意弥漫,骨头也好像在酸水里泡酥了。

夏春兰转身看见韩江林,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小韩来了?韩江林眼里忧怨的神情把她吓住了,忙问,你怎么啦,没事吧。

韩江林正想说什么,看见兰芳姑妈从厨房里出来,头一侧,叫了声姑妈,说了几句话。胸中恣意的酸楚沉静了一些。

兰芳说,邓总和吴老板在楼上等你。

韩江林答应一声,上楼前,目光与春兰关切的眼神碰了一下,凄凉地笑了笑。春兰想说什么,碍于养母的面,欲言又止。

楼上临江包房,除了邓总、吴兴财,还有远大化工的两位主管。另有两位陌生人。邓总站起来给韩江林介绍,两位是南原市里的老板,一位姓王,一位姓李,都是远大的客户,也是爱兰人。大家见过面,两位老板客气地给韩江林递上名片,说了一通请多关照的客气话。

韩江林笑道,关照可是日本话,日本侵略中国的过程中,把许多词语也输入中国。

邓总如今变成国内的小日本了。吴兴财突然冒出一句。

邓总满脸疑惑,此话怎讲?

投资赚钱,不少词语也带进来了,比如说埋单什么的。

苗家银饰、酸汤鱼不是流向全国?邓总见吴兴财满脸坏笑,知道上当,对韩江林说,强龙难压地头蛇,酒桌上我还从来不是吴总的对手。

韩江林说,棋逢对手,将遇良好,你们是惺惺相惜。

邓总点头赞同,说,我们公司在许多地方办厂,南江党委政府的支持最为得力。

吴兴财说,那当然啦,要不韩书记那么年轻就能当上部长呢?

韩江林不想弄得像王婆卖瓜似一般在客人面前迈弄,问王老板,你们感觉南江的兰花怎么样?

王老板点点头。

南江兰花让你们赚了不少吧。

挖兰和养兰就像钓鱼,钓鱼只是培养闲情逸致,钻山挖兰还锻炼身体,一举两得。

还赚钱。

吴兴财说,王老板今天挖了一株兰花,市场上要卖一万多。

王老板说,去年我和一位朋友到天华山挖兰,他挖到了一株蝴蝶兰,养了一段时间,被一位老板十万元买走。

难怪那么多人趋之若鹜。韩江林心想,好奇地问,十万元,怎么这么贵?

这还是普通的,廖建国书记养有一株兰花,值五十万元。

韩江林倒抽一口冷气,只听说兰花值钱,没想到这么值钱。既然廖建国书记这么喜欢兰花,他仿佛看到某种命运的曙光,对办好兰花展充满了信心。

邓总笑道,兰花贵,但有价无市,许多花值那么多,是炒起来的,就说廖建国书记那株兰花,属于人贵花荣,是这帮养兰的朋友哄抬起来的。他的小眼珠转了转,我刚才倒是看到了一株更美丽的兰花。

在哪?王老板抬头张望,李老板淡定地笑笑,楼下啊,楼下看到的那位漂亮女士,就是邓总眼里的绝色兰花。

邓老板色迷迷地说,你还真别说,那脸盘、那肤色、那身段,堪称天下无双,

吴兴财轻咳一声,说兰就说兰,别说其他,你们说的女人是酒店主人的女儿,白云一枝花,韩部长的姨妈。

王老板说,姨妈这样,老婆一定美如天仙,韩部长真好福气。

这话戳到了韩江林的痛处,他无言地低下头。

李老板说,如今有一句顺口溜,小姐公有制,老婆私有制,姨妹股份制。

吴兴财见韩江林脸色不好,举起手止住李老板的话,暂停暂停,菜上来了,请问各位喝什么酒?

茅台。邓总说。

吴兴财说,土茅台还是洋茅台?

邓总满脸疑惑,茅台就茅台,哪来什么土茅台洋茅台?莫非茅台把厂办到国外去了?

刘主管操着浓重的浙江口音说,听说茅台酒出了茅台镇,醇味自然不在。

王老板解释说,我们这里把本地米酒称为土茅台。

邓总恍然大悟,说,上洋茅台吧,呵呵,茅台镇茅台酒厂出品的茅台。

服务员摆上大杯,打开茅台正要酌酒。邓总出手阻拦,说,正为花为君臣一般,喝酒也分三类,小杯为品,大杯为喝,大碗为豪饮,茅台为酒中君子,自然要慢慢品尝,换小杯吧。

李总说,邓总行走天下,广闻博见,对喝酒还颇有研究。

邓总笑道,对于书中闲友,喝酒是文化,对于江湖朋友,喝酒则是情谊,对于生意场中人,喝酒则是生产力。

王老板拍手,今天都是爱兰之人,这酒当何解?

邓总说,爱兰是君子之事,喝酒是历史文化。

有理。王老板笑道,不过,现在从地上拖起一只烂绣花鞋,都可以研究出许多文化,今天我们也就沾一点文化的光,听邓总讲解酒文化。

邓总见韩江林无语,生怕盖了书记的风头,便说,对于酒文化,还是书记研究得深,现在书记关注什么,什么行业就兴旺发达,我们的生意能够有今天,多亏党委书记的关照,对南江的酒文化,韩书记最有发言权。

众人都把目光投过来,韩江林打起精神说,换杯子的事情扯出那么一大通理论,我还能说什么,我们乡下干部喝酒以斤论,吃肉以饱口论,还是大杯喝酒兴头大,情深意浓。

大家鼓掌。

几句闲话居然有人鼓掌,韩江林提起了一点兴致,有意说了一个前些时候从报上看到了汉书下酒的故事。

邓总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玉如,已是把书读俗,有人居然把书当下酒菜,却是更俗,大俗方大雅,古人真是悟透了生活的真谛,看来,今天这顿酒还得豪饮了。

王老板说,拿茅台豪饮,我还没有过,今天沾邓总的光,豪饮一回,看看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说话间,服务员酌上酒。邓总举杯说,不能说沾我的光,应当说沾书记的光,沾南江人民的光,第一杯,我上敬天下敬地再敬南江父母官韩书记,祝韩书记升官发财,我们生意人好在大树底下趁凉。

韩江林赶忙用酒杯敲火锅边沿,连网连网。又说,升官又发财是过去的说法,现在官越大,为人民服务的责任越大,升官就不能发财。

两位主管说,官越大,工资越高,发财的啦。

韩江林一仰脖子喝干酒,感觉今天的酒格外香醇润喉,酒穿过肠肚,一团热气扩散自全身,头居然有点飘,这种感觉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他一边劝菜,一边说,发财还是你们,邓总一天的工资,要我们干一个月,浓缩了生命的精华,生命的质量也就大大高过于我们。

邓总说,我们做生意是为自己,你为干工作是为人民服务,意义不同的嘛。

酒过三巡,韩江林胸腔内部仿佛成了一团火炉,身子飘了起来,头却越来越沉,他感觉今天心里塞着什么,急切地需要表达,便不停地说话,席间的气氛更为活跃,酒下得更快。邓总用敬佩的语气说,怪不得韩书记要用大杯,原来这么能喝。

韩江林放声大笑,酒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斯力)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