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荼靡泪》荼靡泪作品全集 完整版未删节 荼靡泪同人

更新时间:2019-11-06 00:24:26

《荼靡泪》荼靡泪作品全集 完整版未删节 荼靡泪同人 连载中

《荼靡泪》

来源: 作者:慢放人生 分类:玄幻仙侠 主角:兰儿,楚毅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慢放人生原创的玄幻仙侠小说《荼靡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兰儿,楚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坐在水榭阁中,弯身捡起落在地上的一片叶子,夹在手中厚重的医书里,才轻轻阖起。自从亲眼见到骆峥毒发时的痛苦,我便拜凤娘为师,又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坐在水榭阁中,弯身捡起落在地上的一片叶子,夹在手中厚重的医书里,才轻轻阖起。自从亲眼见到骆峥毒发时的痛苦,我便拜凤娘为师,又找来很多医书,每天自早上天微亮开始不停的翻看学习直至黄昏,试图能够找到为骆峥解毒的方法。

起身走到古筝前,骆峥如梦般的身影浮在眼前,我侧身放下医书,坐在琴前,似乎觉得那日骆峥留下的余温还能让全身冰冷的自己暖和一些。抚上琴弦的手指不经意间的触碰,竟韵出清音,悦耳。

我先是被自己一惊,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理好广袖,缓缓理韵,悠扬的琴音应手而出。人说有些技能是无法忘记的,就算这具躯壳中的灵魂不再,那娴熟的琴技却依然。莫名的荒唐感撞击着我的头颅,此时弹琴的魂魄究竟是谁?如此陌生的动作,却不受控制的游刃有余,荒唐,可笑。

我用力拍向古筝,原本柔柔清韵瞬间变得真实而可怕。

泪水不期而至,一旦涌出却再也控制不住,我趁着夜色渐浓,向其他人掩盖了内心的恐惧,伏在自己的臂上哭泣。

然而再用力的掩饰,也逃不过那个人的深眸,我不知趴了多久,缓缓抬头时,水榭园已一片死寂深黑,只有身前的那个颀长的身影为我遮住了凄冷的星光,夜似乎在他面前都会倾心,何况是我,望向他令人沉坠的幽深,只想冲过去,躲进去。

我别开脸,不愿让他看到自己哭红的双眼,他静静的坐到我的身旁,并不说话。

“我要回去了。”静了好一会儿,我闷闷的说道,却没有起身。

楚毅微微侧头,自身旁捡起医书,冷冷道:“骆峥醒了。”

“知道了。”我轻声回答,用力咽下一口口水,却并没有起身去看望骆峥的想法。我不敢去见他,当他痛苦挣扎的时候,我这个姐姐,什么都不能为他做。

“伤好些了吗?”楚毅放下书,伸手拉过我的手臂。

翻开衣袖,那鲜红的伤口依然裂开着,好像在笑,笑着我的愚蠢,笑着我的无能。

我猛的抽回手,起身,“我先走了。”

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似乎在逃,却不知道为何而逃,要逃向哪里。

楚毅的身下已运了功,只要稍稍调气便能将眼前逃开的女子追回,看着那袭淡蓝淹没在夜色下,心里竟是隐隐作痛。自己让那个人经历的痛太痛,为何本该仇恨的人却因为她的一声叹息,她的一次皱眉,她的哭泣心碎。不知为何要担心她有一天会消失,不留一点颜色的消失,他从未怕过什么,却因为那抹蓝而害怕的不敢阖眼。

此时时间尚早,楚香阁的客人还没有到,我迈进阁中,远远听到广堂有女子吵闹的声响。

“你这个贱货,明明偷了我的东西还不承认!你知不知道那支钗可是晋少爷送我的。你赶紧拿出来,不然晋少爷饶不了你。”

“就是,你这个死丫头,知道晋少爷看不上你,就偷走妹妹的钗,真是不要脸。”

“赶快拿出来吧,不要把事情闹大,真的把锦绣妹妹惹恼,可没你好果子吃。”

“我、我没有……”

“一脸丧气样,看见你这张脸,我就不舒服,真不知道楚爷怎么会收留你这个丧门星。”

……

我放慢脚步,淡淡扫了一眼广堂的众人,准备消无声息的偷偷溜过去,却听到一声凄惨的哭救声,“不要啊,饶了我吧。”

我转头去看,就见四五个女子,正在撕扯一位年纪大概十七八岁姑娘的衣衫,有的甚至对那姑娘动手抽打。

这几日我被那些医书弄得头昏脑胀,却始终找不到一点可用的办法,一肚子的怒气正找不到地方发泄,理智虽然在脑中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去招惹是非,在这楚香阁里要做透明人才是上上策,然而那姑娘生生的哀求就如一块巨石压得我透不过气。

我咬紧牙齿,深吸一口气,大声怒吼:“放开她!”

广堂的女子被我的声音吓得一怔,倒是停下了抽打姑娘,齐齐盯着我。

我转身抬眸,一身凛然之气,狠狠说道:“我说放开她。”强压下怒气,一字一顿的说得极其有力。

抓扯着姑娘的几个女子,被我吓到了,立刻松开了手,却仍然有一身穿紫衫的女子拉着被冤枉姑娘的头发,“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

我凤眸轻转,脑中寻思,原来是她,那日在琉璃八角亭为楚毅献舞的锦绣,冷冷说道:“你们说她偷东西,可否有证据?”

她们互相看看,眼神游离不定,显然根本没有证据,锦绣却面色阴沉,将手中的姑娘一推,走向我,“我说她偷,她就是偷了,用不着什么证据。”

“这么说你们就是没有证据,冤枉好人只凭你高兴。”

“对,只要我高兴,我说谁是小偷,谁就是下三滥的小偷。”锦绣咂了一下嘴,侧眸不怀好意的盯着我,“你突然站出来替她说话,莫非偷东西的人是你。”

“呵,”我满不在乎的向她投去目光,“料想你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值得我去偷。就算有,我也会躲的远远的,免得染了一身骚气。”

“你,你好大的胆子,一个楚爷捡回来的垃圾,长成那副模样,竟敢跟我这么说话。”

我看向锦绣,上前几步定在离锦绣只有寸毫的地方站定,冷冷说道:“比你美。”

“你!”锦绣气得俊脸涨的通红,觉得自己占不得上风,抬手便向我挥来,手举到空中却没有落下,而是被身后的楚毅牢牢攥在了手里,“楚,楚爷……”

我见到楚毅,凤眸轻垂,嘴角不经意间挂上弧度,侧身绕过锦绣,走至被欺负的姑娘身旁,轻声道:“走吧。”

姑娘依旧抽泣,看看我,又看看望向我们这里的楚毅,随着我走回了房间。

“对、对不起,”那姑娘有些口吃,“我、我给骆姑娘惹麻烦了。”

我淡淡一笑,自衣柜中找出一身新衣递给她,“衣服破了,换上这件吧。”

“谢、谢谢骆姑娘。”

“不必谢,我刚好想要找人吵架。”

姑娘抬头看向我,“对、对不起,锦绣她们,会、会找你麻烦的。”

“是吧,锦绣早就看我不顺眼,无所谓。”

“不、不是,不是这么简单,”姑娘焦急的坐到我面前,“你、你以后要小心,她们会继续欺负你的。”

我抬眸看看她抱歉的表情,点点头,给她盏了一杯茶说道:“你叫什么?”

“奴、奴婢,奴婢叫兰儿。”

“你为什么要偷锦绣的钗?”我一口饮尽茶水,看向她。

她怔在了当下,眨巴了几下眼睛,深深垂下头,“姑、姑娘怎么知道,我、我没有偷。”她顿了顿,自腰间掏出一支玉钗,“只、只是借。”

我轻轻一笑,从她手中接过玉钗,“这支钗没什么特别,你借来做什么用?”

“是、是玉的就有用,”兰儿抬眸,对上我的眼神,脸上泛起一片绯红,“张婶的旧、旧疾犯了,要用玉钗刮毒,可是我、我没钱买,就想借。”

“恩,”我点点头,将玉钗还给兰儿,继续道:“张婶是什么病?”

“风、风湿。已经落下了病根,治、治不好,发作的时候用玉钗刮体,可以排湿毒。”她垂下头,轻声问道:“姑、姑娘怎么知道,玉钗在我这?”

“你不会说谎,你的眼睛。”我起身轻笑,自衣柜中掏出一个锦袋,是凤娘先前时候留给我的一些银两,递给兰儿,“拿着,我从医书上看到,患了风湿的病人多吃些温补的食材会好些。拿去给张婶买点枣子。”

兰儿不可置信的接过银两,只道:“谢、谢、多谢。”

我轻轻浅笑,欲要走出房门方便她换下旧衣,却被兰儿拉住,“姑、姑娘,对、对不起。”

“怎么总说对不起?你哪里有对不起我?你借的又不是我的玉钗。”我莞尔一笑。

兰儿惭愧垂下头,淡淡道:“锦、锦绣是晋少爷的人,她一定会告诉晋、晋少爷,请他来对付我们,晋、晋少爷是知县的儿子,惹上他会、会很麻烦。”

我拉住兰儿的手,向她点点头道:“好,我记下了。”

兰儿看我答应的认真,才放心的松开手,走至桌前将新衣放回床上,“衣、衣服不用了。钱、钱我收下,兰儿替张婶谢过骆姑娘。”

“兰儿,”我并不勉强她,缓步移到窗前,“曾经有位姑娘告诉我,楚香阁的人都把这里当成家,为何兰儿有难家人却不相助?难道兰儿在这里做奴婢,做丫鬟,连买支玉钗的银两都没有?”

“是,”兰儿面色有些悲痛,“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楚、楚爷当年自人贩手中救下兰儿,兰儿那时便决心为楚爷做牛做马,如、如今楚爷已经给了兰儿这么多,兰儿怎么还能开口再为楚爷添忧。”

“傻姑娘,”我转身无奈的看向兰儿,“楚毅这么有钱,找她要些工资也是理所应当啊。”我眼中笑意一盛,映着精光微现,“兰儿,我问你,如果做了楚香阁的丫鬟,是不是可以随便出入楚香阁。”

兰儿不解向我点头。

“太好了。”我抬手抿起额前的碎发,心中盘算了计划,只要可以出去,我就可以为骆峥寻医问药,总比被困在这里无计可施强。

“楚、楚爷……”兰儿见楚毅推门进入房间,害羞的低头不敢看他。

“你没事吧?”楚毅轻轻扫过兰儿,眼神最终落在我的身上。

“没事。”我偷偷看向兰儿,见她侧眼一直不安的盯着桌上的玉钗,上前几步广袖一拂盖在玉钗之上,坐到了桌前。

楚毅无奈笑笑,转身走到窗前,似乎故意留出时间,让我将玉钗交给兰儿。

兰儿紧张的双手冰凉,接

精彩评论:

p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