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郡主江山》浙江江山天气预报 免费试读 郡主江山GAY吧

更新时间:2019-09-08 08:16:07

《郡主江山》浙江江山天气预报 免费试读 郡主江山GAY吧 连载中

《郡主江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青崖海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萧钰,孙征

完结小说《郡主江山》是青崖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钰,孙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烈云睁开眼,看看头顶的素色青布帷帐,脑中一阵恍惚,过了会才想起自己已身在药王谷。 “小十,你又耍赖,这盘棋你已经悔了数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烈云睁开眼,看看头顶的素色青布帷帐,脑中一阵恍惚,过了会才想起自己已身在药王谷。

“小十,你又耍赖,这盘棋你已经悔了数次。”

“二姐,你就让让我,给我赢一局吧,下了快一个时辰,我连你半个子都没赢过呢!”

转头看向语声传来之处,透过薄薄的屏风,只见屋内一灯如豆,两个人影正坐在灯下对弈。

“什么时辰了?”张口说话,烈云才发现嗓子已睡的有些沙哑。

“郡主醒了?”

只听“啪嗒”一声,有人扔了手中棋子,起身转过屏风,两步跳至了烈云床前,正是烈十。

“禀郡主,刚到酉时。”瓷器的碰撞声响过,烈二也跟在烈十身后转过了屏风来,手里端了盏热茶。

接过热茶一饮而尽,烈云觉得嗓子舒服了许多。

“这么说,我竟睡了两个时辰之久?”烈云一手撑床起了身,“你们二人就一直守在这没去休息么?烈一呢?”

“郡主放心,刚才您睡着的时候我和二姐已经休息过了,我们常年练武,体力恢复得快。大哥半个时辰前被萧公子身边那夜傻子给叫走不知道干嘛去了。”烈十叽叽喳喳回答着烈云的话。

经过这一路的陪伴,烈云对这三个暗卫都如对墨菊和翠竹一样满意。烈一性格耿直功夫最好,烈二则同翠竹一样心思缜密心性沉稳,还擅长一些女子之事,而烈十,烈云脸上带笑,看着叽叽喳喳犹自说个不停的烈十,若说墨菊是大大咧咧,那烈十就是天真率直,都很令人喜欢。

烈二看了烈云一眼,“小十,怎得这样没规矩,不许再如此称呼萧公子身边的夜护卫。”

“烈二说的对,在咱们自己屋里说说也就罢了,出去可不能这么没礼貌。”烈云下地点了点烈十的脑袋,语气倒不带责备。

来药王谷这一路上,夜枭得着机会就要逗一逗烈十,每次不把烈十逗急了不罢手,也怪不得烈十看夜枭不顺眼。

烈十知道烈云不是真的责怪自己,就偷偷朝烈二吐了吐舌头,烈二无奈地笑了笑,看烈云下地,就拿起一旁的衣服递到了烈云手中。

“萧钰可有派人来催?”拿起衣服套在身上,烈云在梳妆桌前坐下,“烈二来帮我梳头吧。”

“半个时辰前,萧公子曾派夜护卫来问郡主可曾醒了,得知郡主还在休息,夜护卫就没再打扰,叫上烈一,一起出了门去。”烈二的手上下翻飞,不一会就把烈云的一头青丝给绾成了垂鬟髻,髻上只簪了两根金累丝镶红宝石的凤钗,而烈云通身除了右腕上的紫翡手镯也再无其他饰物。

看着镜中简衣装扮却依然明丽无双的少女和梳妆桌上一应俱全的物什,烈二心里的怪异之感一闪而过,萧公子的院子平日里只他和夜枭两个大男人居住,怎的这间屋子却布置得如同女子的闺房一般?难道萧公子早就打了主意让郡主跟他同住一院?

“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们去找萧钰他们吧。”这谷里温暖如春,自然不用像在外界那般里三层外三层穿得厚实,烈云一身锦衣罗裙,就叫了二人出门。

烈二被烈云出声打断了思绪,也就不再多想,不管如何,只要萧公子真心对郡主好就行。

三人出了房门,只见外头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院里已掌上灯,而院外则有一阵阵的拳脚呼喝声传来。

“小飞虫,你醒了?睡这么久,肚子可是饿了?”靠在院门边的萧钰听见身后有动静,转头一看,忙快步向烈云走来。

“你怎的不早些叫我,孙师傅还说晚上等咱们一起用膳呢,天色都这么晚了,咱们快点过去吧。外头干嘛呢?”萧钰到了跟前,烈云并未停步,几人又一起向外走去。

来到院门处才发现,原来那拳脚呼喝声竟是夜枭和烈一发出的,只见二人你躲我闪,你追我逐,正打得兴起。

“哦,原来夜傻,夜护卫把大哥叫走是为了打架啊!想不到夜护卫跟大哥的身手竟不相上下。”烈十看着翻飞的二人恍然大悟,睁大了眼睛看去。

萧钰则狐疑的看了烈十一眼,刚才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东西?

烈一在对招的间隙看见烈云,就闪身躲过了夜枭的一掌,飞身落在了烈云身边,“郡主!”

夜枭和烈十顿时露出一脸如出一辙的失望,一个没打够,一个没看够。

萧钰见不得夜枭那没出息的样,遂说道,“行了,等小飞虫身上的毒解了,你二人再尽情打一场。”

众人说着话,只见有一小童手执灯笼走来,近了一看,原来是半夏。

“少谷主,谷主命我来请尊客至长安居用晚膳。”

随半夏到了长安居,只见屋里桌上已布好了饭菜,孙征远见人已到齐,就言道快快坐下,不分主次,大家一起用饭。

这饭菜自然又同中午那顿一般是出自谷里做菜的大师傅之手,孙征远在谷中日日得以享用,又已过了注重口腹之欲的年纪,简单用了些就放下筷子,笑呵呵的看众人吃。

也不知这做菜的大师傅从哪学的手艺,无论食材如何平凡,都能做成如此诱人的美味。烈云一边吃着碗里已被萧钰堆成小山的饭菜,一边分神想着。夜枭则有意无意的把烈十喜欢吃的菜悄悄往烈十手边挪去,全然不知已被心细的烈二看在了眼里。

一桌饭菜很快被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干净净。孙征远怕众人吃得太饱积了食,又让茯苓泡了壶消食茶,一人一杯分了。

“云儿,钰儿说你乃是三年前被施了九转锁魂针又被下了噬魂汤,你可还记得那施针之人是男是女,长得是何模样?”休息片刻,孙征远问起了烈云身上所中之毒,眼中似藏了一分小心翼翼的期盼。

烈云摇摇头,没注意孙征远的眼神,“不记得了,与三年前那场大火有关之事我都全无印象,若不是萧钰发现我中了毒,恐怕到现在我也是被蒙在鼓里,更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到几时。”

孙征远叹了口气,“钰儿曾回来问我,那偷走针法的叛谷之人究竟是谁,非是我不肯告诉你们,而是我敢以性命担保,那人绝不会做出害你之事。”

“但此针法流落在外被歹人利用加害于你,终归还是我药王谷看管不严之责,所以,即使我遵照先人遗愿终生不得踏入定京一步,即使云儿你此番没有主动前来药王谷,我也是要找个机会让钰儿带你来的,还望你不要怨恨于我。”

“孙师傅莫要自责。”烈云连忙摆手,“针法本身并无对错,错的只是用它为非作歹之人。您一片医者仁心,不入定京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况且,您当年救了云儿祖母对烈家已是大恩,云儿又怎会怨恨您呢?”

“行了,老头子,冤有头债有主,不管害小飞虫的到底是不是那偷针之人,跟你都没关系,而且不管他是谁藏在哪,我们早晚会把他挖出来好好算算这笔帐。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先帮小飞虫把身上的针法和毒给解了吧。”

孙征远听了萧钰的话,眉间似有担心之色一闪而过。但也只是一瞬,转而收敛心神说起了为烈云解毒一事。

“以九转锁魂针封锁记忆之时,被施针之人会陷入昏睡,没有痛感,醒来之后对睡中丢失的记忆也并无所觉。”

“而九转还魂针则正好相反,因为要把那段丢失的记忆生生从脑海深处翻出,所以施针之时,人必须是完全清醒的,以防在梦中陷入太深醒不过来。”

“可是这样一来,被施针之人不但要承受心神撕裂的剧痛,还要想法子保持灵台清明,以免心门失守走火入魔。”

孙征远看向烈云,“而云儿你不但被施了九转锁魂针,更是喝下了三年之久的噬魂汤,所以,这种痛对云儿你来说可能会更甚”,孙征远眼中划过一抹不忍,“云儿,你真的准备好了?”

烈云听了孙征远的话,笑着点了点头,无一丝犹豫,“再痛,比起爹爹娘亲和大伯的死,还有堂兄受的苦,又算得了什么。孙师傅,我不怕的。”

我怕的,只是这毒不能解,我不能为他们报仇。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青崖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萧钰,孙征)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青崖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郡主江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萧钰,孙征),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郡主江山》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