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就是一个废材》只有我是废柴 直人 我就是一个废材无广告

更新时间:2019-08-14 00:13:51

《我就是一个废材》只有我是废柴 直人 我就是一个废材无广告 连载中

《我就是一个废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沈兰麝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慕红嫣,汤荫

主角叫慕红嫣,汤荫的小说是《我就是一个废材》,它的作者是沈兰麝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到他们跑出结界,看到夹岸瀑布呈现在自己眼前之时,两个人却已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神情。慕红嫣是兴奋激动,跃跃欲试,已经做好准备带着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到他们跑出结界,看到夹岸瀑布呈现在自己眼前之时,两个人却已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神情。慕红嫣是兴奋激动,跃跃欲试,已经做好准备带着剑魂上夹岸石了。而剑魂则一脸的冷漠阴郁,一言不发的看着轰隆作响的瀑布。半晌,他浑身散发的吝气慢慢褪去,便对慕红嫣道:“或许,等一下次也不是不可以。”

慕红嫣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连头也没回地说道:“不等,最后一道钟声还未响起,为什么要等下一次。”

她话音刚落,就觉得身边有微风轻轻拂过,已经有两道身影迅速擦身而过。原本落于他们之后的沈婉沈齐,在她眼前,轻而易举地就掠到了夹岸石上。慕红嫣想要往前走,但却被剑魂死死拉住。

沈婉看着这一切,心里头却是无比的畅快,指着夹岸石上的一条条规则,方才柔弱的小白兔俨然换了副模样,十分骄傲且不屑,道:“慕红嫣,你已经输了。所以,你根本就不可能是乾坤剑的主人。”

慕红嫣挑眉问道:“夹岸石上明文写着我输了?”

沈婉神情极其复杂,道:“万分抱歉,我不知道你没有识魄,看不清楚这上面的字。这虽然是没写,但你肯定出不了这个阵了。”

慕红嫣哦了一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道:“我没有你有啊,还烦请帮我看看,到底有没有我的名字?”

“荒唐!这可是夹岸石,怎会有你一个无名小辈的名字。”沈婉忍不住斥道,但看着对方依旧云淡风轻,突然怒道:“你在耍我!”

剑魂在一边更是已经忍不住地爆笑出声,一只手搭着慕红嫣的肩膀,笑得弯下了腰,仰头对着沈婉道:“沈姑娘,实在抱歉,不过你放心,我不是在笑话你,我是笑我自己。我笑点比较低!”

而慕红嫣却全然笑不出来,只侧目已经趋近于发怒状态的沈齐,道:“按理说,你们兄妹俩真有意思,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让我们跳。还好我们人傻不敢跳,才躲过去一劫。您说,我要吃了那假的冰心丹砂,只留的下一具傻乎乎的尸体,就算得上品行良好的良民了,说不定死了之后,魂魄还能归入罗浮门下。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沈齐并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慕红嫣,沈婉却如同被人骤然戳到了痛处一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指着慕红嫣道:“你闭嘴,你撒谎!”

剑魂闻言,慢慢止住了笑,揽过慕红嫣的肩膀,道:“怎么样,我刚才表现得不错吧。”

慕红嫣在此刻才有一种翻身当主人的感觉,但脸色却不太好,将剑魂的胳膊翻下去,神情有些复杂,看着不远处的夹岸石。她突然有些惧怕,虽然也并不清楚这股令她胆寒的惧怕从何而来。

剑魂感受着她的惧怕,原本充塞笑意的眼睛在看向沈齐兄妹俩之时,陡然凌厉起来。但却在瞬间感觉到,距离他们不算太远的夹岸石瞬间移开了百丈。

只是,这百丈,是确确实实针对慕红嫣而远离的!

越来越多的人自四面八方涌来,这也预示着越来越多的人出阵了,彩虹也趋近于透明,直到消失,然后,就是结束。

结束了就完了,沈婉面无表情地看了慕红嫣最后一眼,转身离开了夹岸石。慕红嫣侧身,看着剑魂,惯常轻松地说道:“我们走吧。”

但剑魂却没有任何动作,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慕红嫣的鞋子,白色的鞋面绒布上已经渗出了一点点血迹。

慕红嫣却咬牙笑道:“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剑魂痛心地蹲下去,想要替她疗伤,却被慕红嫣轻轻躲开了,只听得她无限心酸地道:“别这样,我怕前功尽弃,走吧。”

剑魂的手就这么颇为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十分憋屈地道:“你这么说,也对也不对,不然试试,大不了重新来过。”

慕红嫣本来觉得没什么的,这痛楚她尚且能够忍受,如果一直都是这样的痛楚。那么,被刀割伤皮肉,流流血,也没什么。可怕就怕在,时间也正在一点一滴流逝,她浪费不起的,也不敢浪费。

她痛剑魂自然不好受,慕红嫣只能开玩笑一般地安慰他,道:“如果四师哥在就好了。”

剑魂看她疼得冒汗,还有心思说话,只能顺着她,道:“杜衡若在,见你这样受苦,说不定先把我给暴揍一顿,于你当然好。”

慕红嫣疼得嘴唇直哆嗦,却还是不忘白他一眼,道:“什么呀,那到时候,你都物归原主了,自然也不怕我。我的意思是,四师哥的结界术很厉害,可以静止时间,那样,我就可以走得慢一点,不用这么痛了。”

剑魂实在是笑不出来了,索性闭嘴不说话了。慕红嫣咬住嘴唇,只觉得脚下的那把刀一点点上移,冰凉的感觉缓解了一丝疼痛,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暴风骤雨,那把刀刃滑到了脚踝处,像被提线的木偶一样,顺着皮肉刺了进去。

“恩,疼!”终是忍不住地,慕红嫣嘶嘶吸着气喊了出来,只觉得眼前一白,意识都有些恍惚了。剑魂连忙扶住她,看着她的鞋子和裙角已经被鲜血浸染,回头看过去,身后的那条血线清晰无比的印在地面上,也重重地撞在了他的心里。

此时,慕红嫣却突然清醒了一点,她知道剑魂在自己身边,却始终无法看清他,只能茫然地看着他所在的方向,失焦一般地,轻声道:“我不想再走路了,但是,我也不想放弃。”说完,她费力地将目光移向湖边。

那里有潋滟地湖光的影子,就在前方,可她偏偏,这几步,都像是隔着千山万水一般,让她寸步难行。

剑魂懂了她的意思,将她拦腰抱起来。然后,走到湖边,问她:“或许会更痛苦。”

慕红嫣摇摇头,只说道:“我不想再走路了,听天由命吧。”

于是,剑魂坚定地,没有一丝犹豫地,把慕红嫣扔进了湖里。

一片哗然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但议论声却很快停止,因为所有人都看到,那个将少女扔下湖水的少年,变成了一缕魂魄,飞身也跳进了湖里。片刻,湖水突然沸腾起来,湖面迅速出现了一个大裂口,乾坤剑破空直上。

带着一束白光,直直冲上云霄!

因为是乾坤剑,所以,少年的所作所为有了很好的一个依仗,似乎,被天下第一名剑扔一下,算不得什么。但很快就又有人注意到一件事,乾坤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少女身边。

那个少女是谁!一个连一丝修为都没有的少女,怎么会有天下第一名剑!

这个才是重点吧!

但比之更重中之重的是,剑圣汤荫和乾坤剑主乔松水火不相容,虽说曾经师出同门,但两人之间哪里有同门之谊,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不错了。乾坤剑又在此时出现在罗浮门,又如此地嚣张跋扈,兴风作浪,汤荫不气歪了鼻子才怪!

所以,魏吴绪此刻见到师父如此盛怒,也就见怪不怪了。才刚刚在恢复中的汤荫,经此噩耗,心神都有些不稳,只对着自家徒弟发火,气得手都颤抖起来,道:“风鸣夹岸是为师我多年心血,马上要用了,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毁了。好好的,你让她通关不就得了,设置那么多障碍,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自乾坤剑主结魂完成,魏吴绪亲眼见到师父一个人闭关休养后,又关门闭关了几日,自此后,师父俨然变了个人似的。原本就絮絮叨叨的话多,现在话更多了。尤其是这个消息传入到他耳中后,精神方面就更有些癫狂。

不得已,魏吴绪提醒道:“师父,风鸣夹岸并不会为一个毫无修为的慕红嫣所毁。”

汤荫没好气的看着他,道:“那是什么?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魏吴绪道:“乾坤剑生出剑魂,易主后,行事自然张扬些。”

果不其然,汤荫像被触到了霉头般,听到乾坤剑就炸了雷,“那还不赶紧去管管你媳妇,够格就紧着让她进门啊,等着她炸了我的风鸣夹岸吗?”与其说听到乾坤剑,不如说是听到乾坤剑主乔松的名字。魏吴绪不想提,也在于此。

魏吴绪点点头,领了师命,就要去执行。但却在走到门口时,脚步停了下来,黑如墨的瞳孔剧烈的抽缩了一下转身看着汤荫,问道:“师父,吴绪有一事不明。”少见的,没等汤荫点头,下半句已经脱口而出了。

这句话,成功地让正在喝茶的汤荫没满嘴喷出来,他瞪大眼睛看着魏吴绪,万分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亲事早就定下了,你不知道?”

魏吴绪闻言皱眉,似乎很不满意,道:“什么时候?为何会是她?”

汤荫耸肩,道:“因为就是她,你的命定之人只能是她。不管你日后还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或者是她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最后,也只能是她。”眼见自家徒弟眉头越皱越深,瞬间感觉风鸣夹岸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汤荫转了个话,道:“你若有疑,自己去牵丝树下看一看不就知道了,但记得看完了,将这件事告知与你母亲,这丫头太野了,让你母亲提前做个心理准备,以备万一。”

末了,魏吴绪恭敬颔首,道:“吴绪不疑,既然如此,吴绪听天命即可。师父静心养伤,风鸣夹岸定会无事安好。”

汤荫从椅子上站起来,颇为郑重的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去解决,为师自然放心。但定亲这件事呢,的确是有些突然。可慕红嫣那个小丫头,模样虽不是沉鱼落雁之姿,但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等到长开了,标准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沈兰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红嫣,汤荫)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沈兰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就是一个废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红嫣,汤荫),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