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兽妃 Twink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0-07-31 08:13:23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兽妃 Twink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冰山攻 连载中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

来源: 作者:龙蜜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伊祁,宸昊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是龙蜜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孤的兽妃踏火归来》精彩章节节选: 当赫琰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伸展一下双臂,看到了自己的十翅,她就打了一个哈欠鸟鸣一下。 我是啥时候睡着的,天亮了呢,碧姬姐姐应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赫琰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伸展一下双臂,看到了自己的十翅,她就打了一个哈欠鸟鸣一下。

我是啥时候睡着的,天亮了呢,碧姬姐姐应该变回来了吧。今天我要好好学习飞,很多人不是说了吗,翅膀硬了才能飞得更高更远,嘿嘿。

当她想对着旭日展翅高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飞不高,她讶异地低头一看,天呢,她可怜的小鱼尾什么时候被绳子绑住了,谁干的!

赫琰琰鸟鸣叫着,扑闪着翅膀,她回头想用鸟喙啄开绳索,却奈何怎么都无法打开这个结。

“醒了?小琰姬,肚子饿不饿啊?”富含磁性而好听的声音带着几许温情说出来,赫琰琰的小心肝被撞击了一下,随后又低落起来。

伊祁宸昊大渣男,你竟然敢绑着本小姐!她回头狠狠剜了他一眼,伊祁宸昊一双邪魅的桃花眼但是带着两分打趣的笑意看着她说:“哟,怎么凶凶的了,你这小眼神太调皮了。”

伊祁宸昊伸出骨节分明修长的食指碰碰她的头,赫琰琰就快准狠啄他手指,毫不留情。伊祁宸昊没有回避,他轻笑出声,继续碰她的头笑到:“连主人都咬,真不乖。”

赫琰琰不跟他废话,甩着自己的鱼尾巴给他看,鸟鸣着控诉:“我这里是怎么回事,你绑着我是几个意思?”

“哦,你不喜欢被绑着啊,可是我更不喜欢你一声不吭地离开我啊。”伊祁宸昊笑到。

“离开你就离开你,还需要择良辰吉日吗,本小姐才没空看你们秀恩爱!”赫琰琰对他凶狠鸟鸣着,还尝试做了一个人类的动作“吐舌头”,略略略。伊祁宸昊看到她那么滑稽的样子,不觉愉快地笑了。不过,阳光下男神笑,回眸百媚生啊,是很好看就是了。不不不,不好看,我不会上当的。

赫琰琰转过身不去看他,满肚子气鼓鼓的,还能听到她在那肺隔内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证明她在怒火中烧。

伊祁宸昊却双手抓住她,贴到自己的脖子上说:“小琰姬,别生气了,主人不就怕你被坏人抓走丢失了吗。”赫琰琰鸟鸣:“滚,我看最坏的人就是你了!”“走,陪主人去喝一杯。”伊祁宸昊说。

赫琰琰心里诧异:“喝一杯,昨晚的酒?昨晚的事……伊祁宸昊,原来你并非不记得变回人的我,那么说,昨晚我好端端地看星星耍萤火虫是你打劫我的,还,还在我不清醒的状态下,对我……对我……我要杀了你!”

赫琰琰再次厉声鸟鸣,伊祁宸昊笑到:“看来你很兴奋呢,那我们马上出发吧。天涯酒馆的酒很出名,我们去喝一杯吧。”他说完变了一只木笼子装着赫琰琰,完全不理会赫琰琰的挣扎,拎着她就悠哉悠哉地走了。

天涯酒馆,是一个县城内的大酒馆,说到大也就两间民房那么大。

伊祁宸昊拎着鸟笼子来到这家酒馆,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他们刚落座,就听到了坐在这里的客人聊起天来。

“我听说,这里最出名的就是一个叫做醉红尘的酒,也不知道掌柜的是怎么酿的,这酒只需要闻起来,就能品出人世间蕴含的酸甜苦辣咸,所谓五味杂陈就是这般滋味。细抿一口,但能忘忧,再抿一口,人生看透,因此唤作醉红尘。”

客人乙说:“是啊,你说的对,兄弟,你大老远过来带足了诚意了吗?”

客人甲笑着拍拍自己鼓鼓囊囊的钱包说:“带了带了,好酒不吝啬酒钱!”

客人乙摆摆手说:“嗨,你误会了兄弟,掌柜的这酒并不是谁都能买到的,早几天来了个贵人,看起来像宫里来的人,出黄金万两,掌柜的都不肯卖给他半滴。”

客人甲说:“你说真的?这酒就那么难买吗?”

客人乙说:“如果说很难喝到,又不尽然,如果你能舍得将你最重要的东西与老板交换,老板看上了你的诚意,兴许就能给你一杯了。掌柜的对那贵人说你身上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只要你肯给我我就给你一瓶子,贵人问掌柜的要什么,掌柜的与那贵人咬了耳朵后,那个贵人勃然大怒,甩袖子出门了。”

客人甲说:“那掌柜的要什么呢,害得那贵人那么生气?”

客人乙说:“我哪里知道啊,不过既然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想必是金钱都买不到的吧?”

客人甲不以为意:“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吗,只要是有钱,国家都能买到。要是我能有黄帝种下的三棵琅树,光是它那珠玉叶片,黑金枝丫,翡翠果实,就能建立一个国家了。”

客人乙笑到:“别做白日梦了,先别说黄帝这三棵琅树种植在哪里,就算给你知道在哪里,你也没机会偷半片叶子,我听说黄帝派了一个叫离朱的三头人看守着,连蚂蚁都无法靠近半步。吃菜吧,老兄!”

两个客人终止了这个话题,吃吃喝喝去了。

这时候一阵醇酒香味从内间飘出来,简直惹人流口水,别说那些大老爷们,就连赫琰琰都很想喝一口。

“小琰姬,想不想尝尝啊?”伊祁宸昊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调笑道。

赫琰琰侧着头看他,叽叽喳喳叫着:“想,当然想了,伊祁宸昊,买给我喝,买给我喝!”

伊祁宸昊说:“那么想喝啊,不如给你换个主人,胖妮留在老板那儿,不就天天能喝到咯?”

“啊?伊祁宸昊,你啥意思啊?”赫琰琰疑惑了。

“各位,今儿个,醉红尘又开坛了,不知道哪位愿赏脸品我亲酿啊?”一个长着一字胡,穿着老板装束的人走了出来,他抹着自己的胡子笑嘻嘻地问道。

刚才那客人甲不死心,问道:“掌柜的,我想喝,就不知道你这价钱?”

掌柜的笑咪咪说到:“客官,好说好说,但求客官最身上重要的东西与我交换即可。”

客人甲说:“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袋子钱了,就不知道掌柜的嫌弃否?”

老板笑而不语。客人甲尴尬地说:“我、我、我还有一块祖传的玉佩,老板您看?”他拿出了一块玉质通透的玉佩出来。

老板看了看,摇摇头,客人甲也不耐烦了:“老板你就直说了吧,你看上我哪样了,只要你肯给我一小口,我啥样都给你。”

老班笑着走近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那人脸上马上变色,他扯着嗓门说:“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这酒,这酒我不喝了。”随后气冲冲走出了酒馆。客人乙追出去说:“兄弟为何那么生气啊,他问你要什么了?”可是客人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赫琰琰惊讶,到底那个老板都要客人什么东西呢,为何每个问要重要东西的客人都会怒气冲冲地离开,这个老板,总不会要了别人的命吧?

掌柜的笑看着一切,并不担忧自己给自己砸了场子,以后没生意,那个客人甲离开后,还是有很多客人趋之若鹜,只不过老板想要的大多数客人都给不了,一个个都败兴而归。

此刻,整个酒馆只有两个客人了,其中一个当然是伊祁宸昊了,而另一个是一个瘦个子的青年,青年略显风骨,一身白衣,气质出尘。

“掌柜的,我想要一杯。”那个白衣青年率先问。掌柜的微笑着看向他问:“那客官请您割爱吧。”

白衣青年一笑,他将手掌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的項上人头。”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龙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伊祁,宸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龙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孤的兽妃踏火归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伊祁,宸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