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寸寸山河寸寸血》寸寸山河寸寸血起点 SM 寸寸山河寸寸血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0-09-10 00:13:08

《寸寸山河寸寸血》寸寸山河寸寸血起点 SM 寸寸山河寸寸血帝王攻 连载中

《寸寸山河寸寸血》

来源: 作者:油油的八爪鱼 分类:军事 主角:齐恒,毛求长

火爆新书《寸寸山河寸寸血》是油油的八爪鱼所创作的一本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齐恒,毛求长,书中主要讲述了: 民国26年12月7日,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白子亭公馆内。 “去***!”唐生智气愤地把手中的劝降信丢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劝降信落款松井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民国26年12月7日,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白子亭公馆内。

“去***!”唐生智气愤地把手中的劝降信丢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劝降信落款松井石根的漂亮签名上多了半个脚印。“命令!”唐生智喊道。

一旁的参谋一个立正。

“各部队应以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固守,决不许轻弃寸土!”

参谋领命而去,唐生智缓步走到窗边,望着城外滚滚烟尘,攥紧了拳头。

南京城外,淳化镇南京外围阵地。

虽然是初冬时节,寒风阵阵,但51师301团的阵地上浓黑的硝烟还是仿佛凝固了一般久久不愿散去。之前布置好的沙袋和交错的战壕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弹坑,301团的守军就窝在一个个弹坑里,紧张的望着不远处鬼子的阵地。

“连长,鬼子怎么没动静了?”一个脸上乌漆墨黑的士兵缩在一个弹坑里,压低声音询问身旁一个头裹纱布的上尉军官。

“估摸着小鬼子又要打炮了吧,要不就是飞机要来下蛋了。”军官从身后取出水壶,轻轻的抿了一口,淡淡的回答道。

“大家都小心点,等会注意躲炮!”军官润过嗓子,躺在弹坑里朝天上吼了一声。可阵地上只有寥寥的回应。不过也不见怪,301团钉在淳化镇已经快两天一夜了,配合日军114师团进攻的炮兵和航空兵像疯了一样打炮丢炸弹,炸完就是步兵集群冲锋,打退了步兵又要挨炸,挨完炸又是步兵冲锋,就这么打到现在,代团长纪鸿儒上校重伤后送,连长伤亡9个,排长以下不知道死了多少,反正漫山遍野全是死人,现在阵地上算上轻伤员,整个301团能动的估计只剩下半个营,鬼子再冲一次差不多就要垮了。

南京卫戍司令部里,一层层撤退命令正在紧张传达。几天以来日军的猛攻使外围守军损失惨重,为了集中兵力守城,卫戍司令部不得不下令外围部队撤守复廓阵地。

“司令部命令你们74军坚守水西门!对,没有补充,现在南京所有部队都没有补充,你们一定坚守!”

“司令部吗?我是36师预备二团,日军后续部队已经占领复兴桥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罗副司令让你们团和战车连在东流以西以南展开防御!”

“喂?是孙元良军长吗?我是刘兴!你的88师一定固守雨花台,不能放一个日本人接近中华门!”

“我是萧山令,命令宪兵第二团防守城外上新河河岸阵地,还有,让宪兵第十团一定保证明故宫飞机场的安全!”

“张参谋?张参谋!快把这份命令下发出去,保证要发到各团手里!”

……

“给我接305团!”51师师部里,师长王耀武正在发火。“淳化镇失守,301团已经全完了,张灵甫你立刻带你的305团推进到淳化镇后方上坊镇一带,掩护师主力转移!”

张灵甫接到命令,二话不说又带着准备转移的部队掉头冲了上去。

12月9日,南京城外雨花台阵地。

“听说松井石根那个老鬼子给城里撒了好多什么最后通牒,要兄弟们投降,我寻思怎么不给老子这边撒一点,老子拉屎正缺纸用呢!”“哈哈哈哈~”毛求长正坐在指挥部门口的手榴弹箱上给几个新兵吹牛,一副踌躇满志的神气样子。齐恒看到了倒也没制止,大战将至,新兵们吹吹牛缓解一下紧张情绪总比认怂尿裤子的好。

指挥部里,齐恒和刘营副正在给各排长讲当前的形式:“日军第114师团已经抵达雨花台南,第6师团抵达雨花台西,我们264旅正对上日军代号“明”的第6师团,这可是一个劲敌。这帮鬼子大多来自日本熊本地区,很野蛮,也很厉害,希望各位不要轻敌。”

“嗡嗡嗡”远处又传来了飞机的声音,和以往不同,这次的飞机似乎是直冲着雨花台来的。

几人钻出指挥部隐蔽所,看到远处天边黑压压一片机群直扑过来。“鬼子飞机!所有人隐蔽!”远处观察哨大喊起来。

“你们几个耳朵聋了吗?快进隐蔽所!”齐恒和刘营副连踢带拽把几个愣头愣脑刚刚还在吹牛的新兵弄进了隐蔽所。

“轰,轰!”刚刚隐蔽起来,巨大的爆炸声就在阵地上响了起来,大地在震颤,隐蔽所里尘土飞扬,砂石从屋顶连连落下,打得几个人钢盔叮当响。

“啊啊!我的头,我的头!”一个新兵蹲在地上抱着头大声喊了起来,却被张副连长一脚踹倒在地上:“嚎你妈呢,有那嗓子留着给鬼子哭丧去,别在这鬼哭狼嚎的,你脑袋长的好好的还没掉呢!”

一旁的两个新兵虽然没嚎,但也两腿止不住的发抖,毛求长倒是没抖,不过也面如土色,不知是被灰糊了脸还是被吓的。而几个老兵都面不改色,机枪排长甚至在学新兵发抖,惹得二排长张嘴要笑却吃了一嘴土,呸呸的吐。

过了一会,轰炸平息,齐恒几人掏出枪快步冲出隐蔽所,“所有人准备战斗!”排长们一边跑向各自排的位置一边大喊。他们都清楚日本人的套路,轰炸之后就该步兵上场了。

都说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轰炸刚停,一众新兵有的还缩在防炮洞里瑟瑟发抖,有胆子大的正探头探脑,一些老兵就已经上了阵位,一个个子弹上膛,拧开手榴弹的盖子一字排开,机枪也拉了上去。几个班长忙着连打带骂把尿裤子的新兵揪出防炮洞,倒也不忘了互相比较调侃一番:

“呦,三班长,你们班尿了两个啊,我们班可一个都没有呢。”

“去你***巴子,你们班全他妈是老兵,好意思和新兵比?当初你第一次上战场尿了一裤子差点被孙排长骂死还有脸说?”

……

齐恒和刘营副沿着战壕来到阵地前沿,阵地前的硝烟还没有散去,透过望远镜,隐约能看到远处蠕动的黄色身影。

“鬼子要上来了,先别急着开枪,把他们放近了打!”齐恒一把按住了探头探脑的毛求长,“想死是不是?一会别乱跑,跟紧我!”

“你在这边盯着,我去看看机枪阵地。”刘营副嘱咐道

“好,注意安全!”“你也是。”

齐恒从毛求长手里接过中正式,慢慢伸出沙袋,仔细对准远处的人影,一边对一旁的一排长说:“让弟兄们先稳住,听我枪声再开火。”

“稳住,听连长枪声开火!”“听连长枪声再开枪。”命令一层层传了下去,阵地上除了几个被炸弹击中起火的木桩在劈啪作响,没有别的声音,新兵老兵都紧张的盯着前沿。

“紧张了?”守在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旁的机枪排长问一边刚入伍不久的弹药手。

“嗯…”弹药手有点不好意思

“别怕,子弹专门找怂的人打,你越怂它越找你。鬼子也是肉长的,机枪打过去照样哭爹喊娘,一会你什么都别想,听机枪手的命令,认真给机枪装子弹就好。”机枪排长宽慰道。

“好,我不紧张。”弹药手深深呼吸了几下,神情变得专注。

不远处,刘营副拍了拍营机炮连一排长的肩头:“一会打起来注意小鬼子的掷弹筒,我们一共三挺重机枪,不要刚上来就被敲了。”

“是!”

不一会,前沿阵地已经能看到端着枪猫着腰的日本兵以散兵队形交替掩护着前进了,齐恒深吸了一口气,将枪口对准了一个握着指挥刀的鬼子军官。200米,100米,日本兵越来越近了,那个鬼子军官猛地直起了身子,指挥刀向前一伸:“突击!”他身后一大群日本兵也站直了身体,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板载,板载”的呼喊着,疯狗一样冲向中国军队的阵地。

见鬼子开始冲锋,齐恒猛地扣动了扳机,子弹呼啸着飞出枪膛,撞碎了日本军官的牙齿,又从他的后脑钻出。之后,中国军队阵地上枪声大作,三挺马克沁重机枪喷出火舌,交叉的火链从日本士兵的队列两边射入,在人最多的正面汇合,又重新分开。一片片血雾中不时有残肢断臂飞向空中,刚冲了几步的日本兵像割麦子一样被机枪扫倒在地上,嘴里的“板载”变成了哀嚎。一些侥幸没有被打中的士兵趴在地上,步枪啪啪的向中国军队射击,一个被炸倒的木桩后边,一挺歪把子机枪也架了起来,机枪子弹打得混凝土掩体啪啪作响,却完全没有影响中国军队机枪的火力。后边冲上来的日本兵学聪明了,不再直冲冲的朝中国军队的机枪火网上扑,而是分散队形躲躲闪闪的,不时找一个掩体停下来开两枪。几个掷弹筒也挪了上来,榴弹不要钱一样朝国军的机枪阵地招呼。8连的新兵们两个月前还是农民,学生,从没见过这种场面。有的见前边的日本兵被机枪成片扫倒一下子热血沸腾,站起来就开枪,反被趴在地上的日本兵冷枪射中,又栽回战壕里;有的听见枪声大作吓得藏在沙袋后边,伸出个枪管闭着眼睛开枪,子弹都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毛求长缩在战壕里,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不敢抬头,齐恒也没时间管他,连连拉动枪栓射击,一众老兵们都表现沉着,枪法好的几个每次露头开枪都能撂倒一个日本兵,轻机枪手用短点射连连压制,已经放倒了对面两个鬼子机枪手。

初次攻击失利,日军也不再多纠缠,在几个军曹和低级军官的带领下互相掩护着撤退了。见鬼子撤退,齐恒这边也开始紧张地救治伤员修复工事,每个老兵都明白日军不会这么轻易就退去,在初次进攻摸清了中国军队火力配置的情况下,下一次进攻会更加猛烈。

“连长,鬼子这次进攻我们连阵亡7人

精彩评论: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