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麻花神探唐少华》麻花神 章节目录 麻花神探唐少华弱受

更新时间:2020-09-13 00:13:06

《麻花神探唐少华》麻花神 章节目录 麻花神探唐少华弱受 连载中

《麻花神探唐少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羿门四弟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风太强,回说

主角叫风太强,回说的小说是《麻花神探唐少华》,它的作者是羿门四弟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点一根烟足足花了三分多钟,因为风太强了。“麻花”警官唐少华叼着第一根烟,赶紧将第二根夹在耳上。他想趁第一根吸完火没熄之前,点起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点一根烟足足花了三分多钟,因为风太强了。“麻花”警官唐少华叼着第一根烟,赶紧将第二根夹在耳上。他想趁第一根吸完火没熄之前,点起第二根。

他在医院外面;夜间出入口旁。直立式烟灰缸里的烟蒂烟灰随时都会满出来,可见得不仅是探病的访客,也有不少患者从病房里偷溜出来抽烟吧。

吸到剩下一半时,有两名男子从医院里走出来;一个穿着休闲运动服,另一个则是在睡衣外面罩着运动夹克,两人看起来年约四十五岁。

“哎呦喂呀,总算有烟可抽了。说到这,我明明是肠胃不好,如果是肺不好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大肠不好也得禁烟啊!你说是不是?”看似患者的男子发起牢骚。

“哦,因为人的内脏都连在一起,所以肠不好的时候,大概也不能抽烟吧。”看似访客的男人递出了烟盒。

那名患者迫不及待地抽出一根烟,像是闻香似地从鼻子下带过,再叼进嘴里。

访客用打火机替他点烟,接着也为自己点火。

“麻花”警官唐少华在一旁看着两人动作,心想以后也要用打火机。

“不过,你住这家医院没问题吗?”访客以烟指着建筑物。

“没问题?什么意思?”

“不是引起很多骚动吗?恐吓说什么要炸掉医院的,我从电视上看来的。”

“哦,那个喔。医生有来说明啊,还说要是我们担心,可以办转院手续。一下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后来觉得麻烦,就回说现在这样就好了。反正,那多半是恶作剧吧?如果什么事都要当真,这年头日子怎么过啊!”

“对啊,大概是恶作剧吧。”访客以轻松的口吻表示赞同,又稍微压低声音说:“不过,那传闻是真的吗?”

“传闻?你说那个啊?医疗疏失?”患者也跟着压低声音。

“嗯,我听说好像瞒了不少。”

“瞒?你是说医院有这种过失?”

嗯,访客点点头,然后向“麻花”警官唐少华瞄了一眼,看来还是在意旁人的耳目。唐少华转身,拿出手机假装拨打,他没有偷听的意思,但也不想打断他们谈话。

“你从哪里听来的?”患者问。

“跟你说,我有个同事的妈妈以前也在这里住院,他说他妈妈死得不明不白。”

“怎么说?”

“细节我没问,不过好像是院内感染。MR……什么来着?好像是一堆英文字母拼成的病。”

应该是MRSA感染症吧,“麻花”警官唐少华猜想。这是一种常见的院内感染。

“对啊!本来得的是不相干的病,为了动手术才住院的,可是住进去没两天,就得了那种病,还没动手术就死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很奇怪啊!是在医院里感染什么奇怪的病菌吧?”

“是啊,要是没住院,就不会得那种病了。这样子,家属怎能接受呢。”

“结果他怎么处理?跟医院抗议吗?”

“他当然去质问医院了,可是照医院的解释,意思是说那不是过失,好像说得那种病是没办法避免的。”

“这算什么?这样他就算了?”

“没有,他也不服气,去问认识的律师什么的,结果人家也说这种事没办法处理,后来就不了了之。”

患者哦了一声。“不能处理啊。”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医疗疏失不是很难证明吗?我们一般人没办法啦!又没有医学常识,医院里的事情他们一瞒,我们就没辙了。”

“这么一想,还真有点可怕。”

“是啊,所以我才问你这家医院要不要紧。”

“你问我,我也答不上来啊。像我,只是割个息肉而已,应该不会出什么离谱的大错吧。”

“也只有求老天保佑了。”

两人摁熄了烟,回到医院。“麻花”警官唐少华等他们离开后,才拿下夹在耳上的烟。在他们谈话时,他把第一根烟丢进了烟灰缸,又费了一番功夫,才点燃了第二根烟。

关于MRSA感染,“麻花”警官唐少华也稍有认识。所谓的MRSA,指的是葡萄球菌因某种原因而产生抗药性,葡萄球菌本身可说是无所不在,但健康的人不会发病。只不过,病菌有了抗药性就另当别论,经常在幼儿、老人、住院患者身上发病,由于没有特效药,因此引发肠炎、肺炎甚至败血症而丧命的例子时有所闻。光是听到院内感染这四个字,的确很容易认定是医院管理不善,但由于无法预测细菌是由谁或是经由何种媒介感染,所以事实上要做到完全预防几乎不可能,最多也只能将发病的患者隔离、针对症状予以治疗,只要医院在这方面没有缺失,就不能追究医院的责任。就刚才那两人的谈话内容,“麻花”警官唐少华认为济州医学院医院并没有错。只有在判定感染原因明显是出于预防工作不足,以及发病后的治疗不当时,才能追究医院的责任。

何谓医疗疏失?其实是相当难定义的。医事法将其定义为在医疗行为造成有害结果时之所为医疗事故。其中,除了不可抗力所造成的案例之外,均视为医疗疏失。也就是因故意或过失所引起的,但通常不会有故意的情况。

依照这种说法,感觉医疗疏失的定义相当明确,然而现实中,问题在于是否为不可抗力。官司中所争执的,绝大多数都是这一点。

至于个中原因,在于患者与院方对事故肇因的看法不同。当事故发生时,包含医师在内的院方会将其原因诉诸于无可避免的外在因素,如疾病的特性或患者的体质等。相对于此,患者则将问题放在医护人员的能力不足、疏忽等个人因素上,这么一来自然会产生冲突。那封恐吓信便刺激了这部分的冲突,患者们的心情显然因此受到震荡,这种动摇是否也是犯人的目的,“麻花”警官唐少华还不知道。

特殊犯搜查二组还不能说已经将这个案子正式列入调查。“麻花”警官唐少华和“小机灵”刑警宋明正在济州医学院医学院和医院收集情报。医院事务局的说法不能当真,因为无法判断他们是否真的将一切开诚布公。

公开医疗疏失,并为此道歉――

犯人二度要求的内容究竟是什么,“麻花”警官唐少华目前还未完全掌握。至少,济州医学院医院这几年没有发生这类纠纷。大约十年前曾发生过一个案例,一名患者被诊断为胃癌而接受胃部切除手术,事实上只是胃溃疡,不需要动手术。这个案例已由主治医师道歉,患者与医院也达成和解。

恐吓信若是单纯的恶作剧当然没问题,如果不是,那么犯人应该有明确而坚定的动机。这么一来,犯人今后可能会提出引发其动机的事实。“麻花”警官唐少华如此推测。

也许,关键尚未出现。

然而,这么想之后,他独自苦笑,一种自虐的笑。等到案子真的成立,自己大概会被调离第一线吧。

两年前,曾经发生一起大型信贷公司遭恐吓的案子。犯人持有公司客户名单,并说要在网络上公开,恐吓信也是透过网络寄发的。

“麻花”警官唐少华等人分析电子邮件,查出犯人主要是利用崂山的网咖,最后,埋伏的调查员成功逮捕了犯人。犯人是该公司的离职员工,离职前带走了顾客名单。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问题,直到在犯人持有的名单中有了惊人发现后才趋于复杂。

那份名单是前科犯的详细资料。不仅有姓名、住址、前科、外貌特征等,人数多达数千人。

能够搜罗这种资料的组织只有一个,这件事一定有公安局的人涉足。

然而,接下来的调查工作便没有进展,正确的说法是遭到高层的打压。“麻花”警官唐少华感到焦躁,因为警方又要重蹈护短这种遭人批判的覆辙了。

“麻花”警官唐少华依自己的判断采取了行动。他查出该公司有前任警察,调查与他们接触的人。结果,查出了某位人物。惊人的是,该人物位居公安局的要职,而且有收受该公司高额报酬的嫌疑。

然而,“麻花”警官唐少华的调查在这里被打断,因为他奉命调查其他案件,一件不足以出动公安局的小案子。

不久,便有公安局的人遭到逮捕,但与“麻花”警官唐少华所追查的人物完全无关,然而警方并没有针对此事做更进一步的调查,如此而已。

而,“麻花”警官唐少华之后也不断地遭到无形的压力。像这次这样,为无法确定是否为恶作剧的案子做基本调查,便是他的主要工作。若正式展开调查,他的名字便会被排除在负责名单之外。

警察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他每天质疑。防范犯罪,万一犯罪发生时,尽全力逮捕犯人,应该是这样的,但他实在不敢说现今的警察组织具备彻底实践的系统。

他想起尊敬的前辈赵健华的话――人生而赋有使命。每当他细细体会这句话,焦躁感便油然而生,被一种没有完成使命的念头淹没。

第二根烟快烧到滤嘴了。他把烟丢进烟灰缸,走进医院,进门之后,左侧是警卫室的窗口。

“有没有什么状况?”他问其中一名警卫。

“没有。”中年警卫摇摇头。

“麻花”警官唐少华点点头,开始往前走。

一名男子从走廊上的厕所走出来,可能是骨折病患,他的右手臂从肩膀吊了起来,外面有一名女子在等候。

“好快呀。”女子说。

“里面有人。我们找别的厕所吧,里面那个人还哼歌哼得很高兴喔。”

这对男女离开后,“麻花”警官唐少华也经过那间厕所。但是,才走了几公尺便折返,打开厕所的门。

说不上是直

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风太强,回说)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风太强,回说)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风太强,回说),女主(风太强,回说)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风太强,回说)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