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山乱》江山乱神医狂后倾君醉 傲娇受 江山乱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19-09-29 16:14:03

《江山乱》江山乱神医狂后倾君醉 傲娇受 江山乱Size Queen 已完结

《江山乱》

来源: 作者:珠斛 分类:豪门 主角:夏意,赵爷

经典小说《江山乱》由珠斛所编写的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意,赵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二天夏意按照规矩端着洗脸水进来了,看见还是昨天的装扮就连嫁衣都没有换掉,明显一愣,晃神的把水洒了一地,替我不值道:“小姐,若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夏意按照规矩端着洗脸水进来了,看见还是昨天的装扮就连嫁衣都没有换掉,明显一愣,晃神的把水洒了一地,替我不值道:“小姐,若是赵爷绝不会让你受这种委屈的呀!”我急忙捂住了她的嘴,提醒她:“夏意,千万别提起赵涛二字,若是其他人听见了,难保会……”对她比了个手势,她吓的后退三步,我笑着安抚道:“以后别说便是了。”

此时老管家急匆匆的赶过来,只听见“咚……咚……”的敲门声,“少夫人,不好了,小姐在这儿胡闹了!”

我开门问清楚缘由,原来在客厅大吵大闹的丫头就是上官燕,大帅的亲生女儿,自幼被惯坏了养成了这种娇纵任性的性格,但家里唯一镇得住她的就是她那个“好哥哥”,对他哥哥也是崇拜的不得了,还说以后要嫁给她哥哥这样的男人。在她得知少帅根本不是她哥哥时,更是不管不顾的跟在他左右,这件事也被大帅知道了,对少帅也没有以前那么器重甚至让他搬出府邸,和他那群部下一起去睡军帐!

我听着老管家避重就轻的回答中不禁冷笑,这便是你惹的情债为何要我来收拾残局?

我踩着碎莲步匆匆的赶去了大厅,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上官临风,你给我出来,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走到了大厅,看到了一位气鼓鼓的少女,梳着马尾辫,圆润的脸上更衬出她的稚气未脱。她见我上下打量她,怒目圆睁的回瞪我,讽刺的说道:“临风哥哥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其中也有不少超凡脱俗的。”顿了顿,转了个声调说:“但娶回来的,居然是你这样……”虽然后半句没有说出口,但她不停的围着我转,不时的发出“咦……咦……”的声音,摆明了不屑。

我也不怒,少帅夫人这个头衔我受不起也不稀罕,不得不跟她讲一个既定的事实,“可到头来他不就娶的不就是我这样的人吗?”有些事情我突然明白过来,我娶我就是个幌子,他想要证明些什么,或者想要远离这个“小辣椒”,想要表明自己的立场……虽然不敢往下想,但还是猜到了丝毫,迷雾渐渐的拨开了,可为什么偏偏是我?

她听了气不过用力把我推倒,我才恍然惊觉从刚才紊乱的思绪中出来,夏意急忙扶起我为我理论,我摆摆手让她闹腾去吧!

夏意在我耳边轻声的说:“方才我差人去找孙副官,让他去军营找少帅,相信少帅在赶来的路上了!”我苦笑,他是肯定不会来的!

她见我不说话,更加肆无忌惮了,又说道:“娶回来又有什么用呢?我可听说昨个一宿临风哥哥可都没有回来哦!”

我颤抖着拿着茶杯,强装镇定道:“少帅军中事务繁多,赶不及回来自是再正常不过!”

她自是不信这种烂借口,咄咄逼人道:“我看未必吧,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不然隔着烽火连天千山万水,他也会想方设法的赶回来!”

“啪!”茶杯不慎落下碎了一地,下人们连忙来打扫,她还嫌闹的不够大,继续讽刺道:“你也是的,何必为临风哥哥遮掩呢?昨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他居然忙到来不及洞房花烛,让你一个人独守空房真是作孽啊!”

我忍无可忍了,气不打一处来激动的站起来说道:“你去问你临风哥哥啊,去问问他用什么卑鄙手段把我强娶回来的?”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退了一步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转念一想道:“肯定是你这个狐狸精耍了什么狐媚的妖术,迷惑了临风哥哥!”

我听到这句直翻白眼,什么逻辑啊!你以为你的临风哥哥是什么好人吗?你以为世界上的女人都像你一样恨不得扑上去吗?若没有他我早就和涛哥成亲了,若没有他二哥也不会饱受牢狱之灾,若没有他我就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受你闲气了。我越想越觉得委屈,一时站不稳,头晕目眩的昏倒在地上。

模糊中看到风尘仆仆赶来的少帅,怒气冲冲的呼了她一巴掌,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口中喃喃的说道:“以前我再怎么任性你都没有打过我,今天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

少帅沉下脸不再去看她,赶紧打横抱起我大喊道:“快去叫大夫!”底下的人连滚带爬的出去找名医为我看诊。

她不甘心的拦住了少帅的去路,赌气的说道:“我不许你抱着她,不许给她看诊,不许你对她那么好!”

他阴鸷的眸子中充斥着嗜血的光芒,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阿修罗一样,沉声说道:“让开!”她对上了他的眼,不禁打了个冷颤竟忘记了阻拦。

我在床榻上躺了多日也不见好,大夫也直摇头。少帅沉声问道:“先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他叹了一口气道:“夫人这是心病,又加上路途颠簸染了风寒,所以才导致气血攻心一病不起的!”

少帅英挺的眉拧成了川字,担心的问:“那夫人何时才能醒过来呢?”

大夫无能为力的说:“我先开几幅补气的药,至于醒不醒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少帅听到大夫这么说,急得揪起他的衣领怒道:“你再说一遍!”

这大夫倒也倔强对上了他着火的眸子,重复一遍道:“心病还须心药医,纵使有再多再好名贵的药材也救不了夫人的命!”

听完这句话他像泄了气一样松开了手,怔怔的望着床榻上安静的躺在那里的我。大夫趁着他晃神的间隙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完全没有刚才冲撞少帅的勇气了。

身边的人也纷纷下去了,只剩下他和我。他坐在床榻上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痴痴的说:“你不能死,我不许你死。这是你们欠我的,就算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一起去!”

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珠斛)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夏意,赵爷),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