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将军美色》将军请自重H 第二章  贵贱有别 将军美色全文章节

《将军美色》将军请自重H 第二章  贵贱有别 将军美色全文章节

发布时间:2019-11-30 16:21:2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欧若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将军美色》是欧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吴家宝,史俊杰,书中主要讲述了: 自先帝建立夏国以来,京城便分为东城和西城,东城是贵族区,西城是平民区,在东西城交界处有一条繁华的大街,直通宫门,这条街被称为大同

将军美色

推荐指数:10分

《将军美色》在线阅读

《将军美色》 免费试读


自先帝建立夏国以来,京城便分为东城和西城,东城是贵族区,西城是平民区,在东西城交界处有一条繁华的大街,直通宫门,这条街被称为大同街,意为天下大同。百姓不论身份贵贱,均可在大同街上任意行走、交易。只是多年的封建制度造就的贵贱之别,岂是一条大同街可以改变的。

旭日东升,照在大同街上红光泛滥,赶集的人们匆匆行走,摊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看似一片繁荣的景象。此时,街头晃出一个清瘦秀气的身影,左手剔着牙签,右手提着鸟笼,显然是刚吃完早餐出来遛鸟的。可不知怎么回事,大街两旁的人看到他出现,全都十分自觉地退避三舍,好似他身上有瘟疫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看着他这身打扮,会让人误以为是东城的贵族子弟,其实不然,他不但不是贵族子弟,而且是商人之子。在夏国,商人是最底层,最卑贱的一群,他们的地位甚至不如那些贫民。而这个到处晃悠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众人当成瘟疫的吴家宝,他仗着老子有几个钱,整日游手好闲,无恶不作,谁若是惹上他,准没有好下场。

吴家宝斜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走到一摊水果摊前停下了脚步:“喂,李老头,你的梨甜不甜?挑一个尝尝。”伸手抓起摊上的梨,左瞧右看的,结果不等李老伯回答,一个黄澄澄的梨已经入了吴家宝的嘴里。

摊主是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街坊都叫他李老伯,李老伯一见来人是吴家宝,立刻吓得惊叫一声,顾不得一整摊的水果,便跌跌撞撞地跑掉了。

看着李老伯仓皇逃走的背影,吴家宝怔在当场,含在嘴里的一口梨也忘了嚼。他是长了角的怪物吗?怎么一见他就跑啊?连摊子都不要了。嗤!吴家宝困惑地挑了挑眉,随后一脸事不关己地继续晃悠。

“家宝!”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催命似的声音,吴家宝拧起眉头,二话不说扔掉鸟笼拔腿就跑。糟了!该死的夫子一定跑去家里告状了,现在东窗事发,老头子派人来抓他回去了。

吴家宝最好的“狐朋狗友”大树,长的一表人才,却是出身寒门,从小跟了张家班,靠卖艺为生,倒是练得了一些拳脚功夫。只见他三两个箭步上前,直接冲到吴家宝前面,一把按住吴家宝的肩膀,“你跑什么呀?我又不是猛兽,吃不了你。”

见来人是大树,吴家宝彻底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担心全都抛去九霄云外了。他没好气地朝大树丢出一个白眼,不怀好意地调侃道:“你当然不是猛兽,是禽兽。”

大树挥起手,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向吴家宝的左脸:“臭小子,我好心帮你解围,居然还恩将仇报。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告诉你爹,说你逃学好几天了。”

大树虽然个子小,却学了一些拳脚功夫,手劲自然比平常人大了许多,这么一掌下去,并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再加上吴家宝本就生了一张细皮嫩肉的脸,那五个手指印瞬间就突兀在脸颊上了。

吴家宝恼怒地甩开大树的手,用力揉了揉生痛的脸颊,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警惕地望了望周围:“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毁我形象,你不想活了吗?”幸好没人注意,不然他吴家宝的形象就毁了。

“得了吧,你那点破形象还不是靠我帮你撑起来的。”大树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若不是靠他的拳脚在吴家宝身后撑腰,就凭吴家宝那张细皮嫩肉,毫无凶相的脸,谁会如此忌惮他。

也是因为吴家宝的老子吴长寿有钱,曾经救济过他们张家班,所以他才成了吴家宝的跟班兼保镖。说实话,这小子虽然性格恶劣,但长得俊朗不凡,而且头脑异常的聪明,一点都不像那憨厚的吴长寿,大伙儿暗地里都在猜测吴家宝是吴长寿捡来的孩子。但因为吴长寿是十年前才定居京城,谁也不知道他的过去,于是这种猜疑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了了之了。

“啊呀,算了算了,本少爷不跟你计较。你刚刚见着我爹了?我爹有没有怀疑什么?”此刻,吴家宝最关心的当然是老头子有没有发现他逃学的事情。

看出吴家宝的紧张,大树忽然买起关子来:“你不是说不怕你爹的吗?”

吴家宝扯了扯嘴角,“笑话,你见我何时怕过?只不过这件事若是被我爹发现,到时候我问谁拿钱花?”

大树了然地点了点头,“说的倒也是,你可是我的金主。”吴家宝虽然生性顽劣,但是对朋友却很讲义气,平日里吃喝玩乐的钱他一个人全包了。跟他混在一起的人,绝对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只是这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按官府的规定,贵族学堂除了贵族子弟外,其他的平民一概是不准入学的,更不用说是商人的孩子了。但是他老子吴长寿为了能让他考取功名,出人头地,不惜砸下双倍的钱,愣是把他送进了贵族学堂。要是这会儿让吴长寿得知他这个混蛋儿子不但没好好读书,而且压根不想去学堂,白白让这白花花的银子一天天流失,准会气得直翻白眼,甚至气绝晕倒。

“瞧你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想必已经把我爹应付过去了。好吧!看你这么忠心的份上,今儿带你去飘香院,听说来了新货色……”吴家宝一手搭上大树的肩膀兴致勃勃地讲着,脚步已向飘香院前进。

飘香院处于大同街的繁华地段,是人群来往的密集处,不论是本地的常客,又或者是过路的散客,只要进了飘香院,就会了解到什么叫欲仙欲死的满足感。只不过想要进飘香院,前提是必须有银子,若是身上没有十两八两的,铁定会被那群随扈踢飞出去。

吴家宝可算是飘香院的常客了,守在门口招揽客人的几个姑娘一见到他立刻就莺声燕语地迎了上来,心头暗喜大金主又上钩了。飘香院的规矩是招揽一个客人就能抽一成,这些专门倚在门外招揽客人的姑娘当然得卖力地叫喊了,招一个算一个,至于客人进门后要点哪位姑娘就不关她们的事了。

这不,看到这位出手一向阔绰的吴大少爷光临,几个姑娘哪还顾得了其他,一窝蜂的迎上去,谁先抢着算谁的。只要吴家宝搭上谁的肩膀,那么今儿的抽成就归谁了。姑娘几个咬着牙暗自较劲,谁也不肯从吴家宝身边移开。

一群人挤来挤去,差点让吴家宝透不过气来。他可是很清楚飘香院的规矩,瞧着这些女人谁都不肯退开,不过就是为了那一点点不起眼的抽成。好吧!既然这么爱钱,那么就来个好玩一点的。吴家宝眼珠子一转,忽然来了兴致:“啊呀!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本少爷不知挑谁好了。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现在我手上有张一百两的银票,想要吗?”他拿着银票在姑娘们眼前晃了一圈,把几个姑娘引得直流口水。

“想要……想要……”姑娘们看着银票两眼发直,就差冲上去抢了。

吴家宝的嘴角扬起一丝恶作剧的笑容,“想要银票很简单,趴在地上学狗叫,谁学得像,银票就归谁。”哈哈……吴家宝在心里暗自笑翻了天。想象一下飘香院门口的一群招牌姑娘全都趴在地上学狗叫,那个场面绝对是空前的壮观啊!

姑娘们听了吴家宝的话后,表情顿时僵住,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地看着吴家宝,“少爷,您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吧!”女肆女子虽已抛却了尊严,但是在这样人来人往的街口学狗叫,简直是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吴家宝状似无辜地皱起眉头,“有吗?既然你们认为是玩笑,那就算了。银票我收回,当我什么也没说。”说着,他抖了抖手中的一百两银票,左瞧右看的,故意在姑娘们面前晃来晃去,迟迟没有塞进怀里,似乎聊准了姑娘们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快到手的银票飞走。

果不其然,没等吴家宝把银票塞进怀里,耳边已经响起了一阵清脆的狗叫声。俯首瞧见几个姑娘正卖力地趴在地上发出“汪汪”的叫声。看着眼前这一出人扮狗的好戏,吴家宝强忍着爆笑出声的冲动,憋得面红耳赤。就连一旁始终抱着看好戏心态的大树也忍不住差点笑出声,但为了配合吴家宝,他只好忍着。

为了一百两银票,居然真的不顾一点尊严趴在地上学狗叫。这些女肆女子真是廉价得一文不值,也许这就是吴家宝从不碰女肆女子一根头发的原因吧!吴家宝每次光临都只是替同行的伙伴安排好姑娘,而他自己却从来不叫姑娘,只是一个人关在雅间喝酒。因此,飘香院的姑娘们都在猜疑吴家宝是不是真正的男人。一个大男人到女肆只喝酒不叫姑娘,这说得过去吗?

“这是谁家的狗在门口乱叫呢?真是破坏本少爷的兴致。”这时,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男子缓缓踱步而来,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家丁打扮的随从,看样子是个贵族家的少爷。

吴家宝闻言,转过头斜睨了一眼,本就对贵族产生厌恶的他,见说话的人是个贵族少爷,立刻横了眉头。这一带可是他吴家宝的地盘,管他什么贵族少爷,想来耀武扬威之前得先问问他的意见。

《将军美色》 精彩点评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将军美色》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将军美色

作者:欧若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将军美色》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