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退婚王妃》穿越王妃被休王爷后悔 第35章:无助,自辱求保2 退婚王妃弱受

《退婚王妃》穿越王妃被休王爷后悔 第35章:无助,自辱求保2 退婚王妃弱受

发布时间:2020-06-17 16:15:0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水红 状态:已完结

《退婚王妃》是水红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退婚王妃》精彩章节节选: 阖上眸子,随乐而感,她仿佛闻嗅到空气里那迷人的荷香,看到了那一幅美丽的风景,林六叹道:“悠哉,洞庭十里荷连天。” 这样的琴音,从

退婚王妃

推荐指数:10分

《退婚王妃》在线阅读

《退婚王妃》 免费试读


阖上眸子,随乐而感,她仿佛闻嗅到空气里那迷人的荷香,看到了那一幅美丽的风景,林六叹道:“悠哉,洞庭十里荷连天。”

这样的琴音,从未有人听懂过,即便是引为知己好友的新月也不曾。可面前这个寻常的女子,却辩出了他的琴下之音描述的意境和画面,怎不让他意外。

是巧合,还是她真的听懂了他弦下的琴音,沈思危琴曲一转,原本旖迷的荷莲美景转成另一曲截然不同的曲子。

静谧的西湖,倒映着周围静寂的景物,不再有喧闹,一切都是这样的静,静得像是一幅水墨山水图。湖光倒映着塔楼、鼓楼,夜风微拂,波光粼粼,让静夜有了几分生气。一叶扁舟缓缓的随风飘移,一个悠闲的男子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把着酒盏,对月成酌,好不自在。远处的鼓楼传来了更鼓报时的声音,还有那古寺之中飘出的钟声,鼓的悠长,鸿钟的沧桑,相融一体,是这般的凄凉而静美。

“静哉,对月西湖舟。”

她,竟然对听琴有一种分辩的天赋。

他弹琴,可她的声音悠悠传来,却震动了沈思危的心弦,这个让他看来是个倔犟的女子,居然还精通音律。

林六静静的聆听着,神色中皆是享受,于她,这不仅仅是曲子,还有别的,就像真的置身于那一幅幅的美景之中。这一回是金戈铁马,铁骑滚滚,飞箭如雨,白骨埋乡……

久久的,沈思危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难道她没有听出来吗。

就在他失望的时候,却听她带着伤痛,道:“悲壮,最是无情在沙场。”

一语落音,沈思危因为太多的惊异,用力太重,欲将沙场的残忍嘶杀奏得更真实,不曾想“当”的一声,指下琴弦,竟是断了一根。

她回转身来,望着亭里的沈思危,仿佛未曾听到他的琴曲,仿佛先前不曾与他是高山流水般的知音,神色恬静而平和,声音清沉适宜,没有深闺小姐故作的软语侬调,却自有一番属于她的魅力和吸力。

林六道:“天下一统之后,公子想去江南?”

沈思危望着她的脸,其实她是一个清秀、水灵的女子,尽管着了一身粗衣,可天生丽质难掩。没有了华丽的衣衫装点,宛似盛开在幽谷中的兰花,就如她的名:幽兰!

这是一个如同幽兰般的美人,有着与这尘世隔隔不入的清灵,就像是误入红尘的仙子。

沈思危道:“我祖上本是江南晋陵人氏。”

“江南晋陵……”林六沉吟着,很快就忆起了晋陵公沈忆南,反问道:“大越晋陵公沈忆南是你何人?”

他笑容灿烂,双手负后,大步移出凉亭:“是在下的二哥。”

林六一直以为,沈家的男子,都是以忆字排头,不曾想沈思危不是。

“你就是镇远候府沈家的公子?”

沈思危的笑,有一种来自于冬天的温暖,就像是傲雪而开的红梅。回到凉亭,打开一只盒子,里面是早已备好的午餐糕点,还有纸笔墨砚。他挥甩长袍,自如洒脱,坐到桌前,从茶壶里倒了几滴茶水,砚起墨来。

他砚好墨,向林六招招手,林六进入亭子。

“林姑娘,写几个字吧。”

若说书法,沈家本是名门世家,先祖沈康更有书仙之称,其家中无论男女都精擅书法,尤其是镇远候家的几位公子,更是由圣文成皇后亲手调教,其书法堪称一绝。

林六满是愧意,哪敢在世家才子面前献丑,忙道:“公子,我……我还是绘兰花吧。”

“好,那你绘兰花。”他并不为难她,只是被她听到了他的琴音,他也想看懂她的心事,的女子,又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林六画得很认真,先是在纸的偏左下角勾点上几笔,是兰花的叶子,与兰花旁边的杂草,然后又画了两枝含苞的兰花,其间有三朵已经绽放,画了三只蝴蝶,或侧飞,或停息,又在右侧简要的勾出一块石头,石头之侧有两根翠竹。

她的画是因为学女红时需要勾图而学会的,勾图用的笔与这不同,是专用的描金笔,笔尖很细。只是偶尔,她在母亲的指点下,学着在图上画兰花、翠竹。

“沈公子,我画得不好,你莫见笑。”

沈思危捧着画,细细地审视:“隐忍、安稳、清幽、自由、缺乏安全……”

隐忍,是她的个性;安稳、自由是她的梦想;清幽和缺乏安全则是她的心境。

林六瞪大眼睛,他单从一幅画里就瞧出了她的心事与风格。“你……你是怎么瞧出来的?”

沈思危放下手中的画,不由得朗朗大笑起来。

笑罢之后,他才道:“你是大越镇国大将军的庶妹,听说你父亲年过六旬,才生下了你,如果你不够隐忍,又如何会甘愿前往北燕……”

反过来,如果林府的人拿她当回事,是万不会舍得将她献给北燕人的。恭王要羞辱殇帝,看他而今是否还有抵抗北燕的实力,张口索要他即将迎娶的新后林氏。而嘉王又要林氏,则是因为他的爱妻死于林多之手。

如若她不是隐忍、温顺,只怕早被嘉王报复得生不如死。可见有时候,刚烈未必就是好的,反倒是她这样的性情,更适合在乱世之中生存。

林六似恍然大悟,道:“原是这样。不过先前被你一唬,我还以为,你会从我的笔迹之中瞧出什么,如此一说我反而放心了。”

“这是为何?”

林六长叹,道:“如若你善以书识人,恐怕这个技艺于你反而有害。必竟手握权势者,都希望自己不被人懂。譬如北燕皇帝、恭王、嘉王……他们不需要知己,他们要的是忠诚能臣。”

仅此,就会给他带来危害。

尤其世间这些位高权重者,他们可不愿意被人瞧得太明白。

面前的女子有些令他意外,和他以往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同。她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性情坚韧。她喜欢兰花,喜兰花生于幽谷,没有豪门重地牡丹、蔷薇的富贵与荣华,却自有清灵。

如此一想,他觉得面前的女子拥有着幽兰般的兰心慧质,真真是名如其人。

“幽兰,幽兰……”他似要将这个名字刻在心上,问道:“小字是……”

这是她师父所取的名字,可在林府那样的地方,她不配拥有一个高雅名字的女子,因为她的身世,只配拥有像“林六”这样的小字。

林六道:“小字,单一个六字。”

垂眸时,刹那间的妩媚与静好,很是动人,不同于她沉思时的忧郁。明明是一个人,却可以有不同的风姿。

“你会武功?”

林六摇头,否认此,可心头却为之感到愧意。武功,她是会的,如果她得平安地生活下去,就必须否认,否认自己的才华,否认自己会武功。

“既不会武功,当日是如此驯服追风的?”

很显然,沈思危不相信她的话。

他不信,连她自个儿都不信呢,当时居然会一心想要驯服追风。道:“其实也没什么,当时,我只一个念想,如若被马儿摔下来不伤即死。而在北燕,没人会在意我的死活,我如不想死,就不能放开缰绳,更不能从马背上跌下来。”

正因为她只有这样的心思,所以才会因为追风蹦跳摔人厉害损了清白。

“你通音律?”

她摇首。

不通音律怎么会听懂他琴里描述的景物。

“除了吹箫,我别的什么也不会。还算识得字,若说有什么特殊的技艺……”林六将自己会的都想了个遍,之后长又无奈地叹了一声,“我什么也不精通。音律,只会吹箫;作画,也只会画兰、竹;女红,倒是可以勉强见人;诗词歌赋也不懂……和你这个大才子比不得,我就是一个寻常的小女子。”

她很有诚意,没有要骗人的意思。为何在说这些时,她的神然中会掠过那浅淡的愧色。。刚才她绘的兰、竹的确算不得好,但画的时候倒还认真、仔细,而且画得很慢,一叶一枝间,都像在细描,她一定是时常描蓦女红绣图养成的习惯。

“你既不懂音律,刚才是如何听出我琴音里的景物?”

林六温和浅笑,就像这头上的阳光般明媚,“听你弹琴,我就好像看到这些。小时候,我娘时常讲故事给我听,那时候,我总是闭上眼睛,幻想那些人、那些事,就在我身边。想着想着,就像真的有见过一样。刚才你弹琴,我就是这种感觉,不同的是,你和我娘讲故事不同,她是用嘴说话,而你是用琴音说话。”

《退婚王妃》 精彩点评

教主的战国文,如果算成电影估计是18H的吧。而且还好是写日本战国的,不然可能就404了。《退婚王妃》,主角(殇帝,林六)前期极尽霸道,以得势力,中期底蕴见长有霸道开始慢慢转王道,后期君领天下。全书写出了日本人特有的残暴,嗜杀,又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对和平的渴望这种矛盾又统一的味道。顺便还能狠狠长一长日本战国的知识。就是最后又是教主老习惯结尾开坑。总体来说是本不错的小说。

退婚王妃

作者:水红类型:架空状态:已完结

教主的战国文,如果算成电影估计是18H的吧。而且还好是写日本战国的,不然可能就404了。《退婚王妃》,主角(殇帝,林六)前期极尽霸道,以得势力,中期底蕴见长有霸道开始慢慢转王道,后期君领天下。全书写出了日本人特有的残暴,嗜杀,又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对和平的渴望这种矛盾又统一的味道。顺便还能狠狠长一长日本战国的知识。就是最后又是教主老习惯结尾开坑。总体来说是本不错的小说。

小说详情